时事大家谈: 台湾撤特侦组,中纪委何时撤?



台湾政府计划废除最高法院检察署下的特别侦察组,简称特侦组。设立于陈水扁时代的特侦组曾经侦办陈水扁国务机要费案,马英九台北市长任内的特别费案,蓝绿立委受贿案以及拉法叶军舰采购弊案等多项重大案件。

文字报道:

美国之音中文网视频 –

source

Facebook 留言
府城通訊社

22 thoughts on “时事大家谈: 台湾撤特侦组,中纪委何时撤?

  1. 设立这个是有这个权力的需要,但是这个机构是不太好的,撤销是好事,但是应该修法赋予地检署、高检署借调相关机关专业人员办案的权限

  2. 不论中国,台湾,香港,日本,韩国,美国。只要他们司法存在官商勾结,这个国家完蛋。一个国家稳定靠的是司法体制,你司法存在腐败没法治理一切都完了。
    中国还出了个邓小平,邓小平的政策到后期一定把你们带入深渊,而且让你们爬不出来。官员和他的家属一定要和商业分开来,官就是官,官代表民众的利益。商业代表国家的经济,官的作用是管理商业,也是在管理经济,更是在管理社会。你们投入商业,等于损害经济发展,损害百姓生存保障,更是损害你们的政治权力。

  3. 中国大陆需要一个新的政府,我们现在需要亚洲其他国家的帮助。我们民众没有军队,一旦有军队不出几个月,中共马上完蛋。他的政治以及他的所有机构和部门已经腐败透顶,不得民心。而且他的官员都是各管各,每个官员都是想捞一笔。加入共产党原因就是赚钱容易,一旦开战这些人马上各奔东西,不会管党的死活。

  4. 蔡英文 is a wicked Liar, she is joking and going to joke to follow out her US / Japan boss.
    Her policy now is as malignant tumor that tends to spread, very troublesome and harmful.
    She is hateful to 中國 and try to destroy 國民黨 because Actually she is a 隱形台獨 leader.

  5. 又一次证明美国之音的嘉宾根本不了解中国,一堆差人。美国是三权分立,中国实行的双首长制,2个领导相互监督,无论中央地方军方都是这样。例如一个省,省委书记,省长;省常委,付省长;纪委,政法委。中央,总书记,总理,总书记管军队,总理管国防部长。

  6. 中纪委只针对共产党内行使侦办权,一般老百姓它不管,与台湾的特征组俩码事。特征组是绿营搞起来的,现在绿营又撤销它,说明原来就搞错了?与民主不民主,没多大关系吧?

  7. 历史的大爆炸 – 六四事件全景实录 3(每日一篇) https://doc.co/4EoU1q
    一九八九,六,四日记
    第九章:军人笔下的真相

    南线15军一路开枪到前门
    空15军大校副军长左印生,在其写的〈戒严日记六则》中这样写道:

    1989年5月20日 多云
    7时30分,接到中央军委的命令,赴京执行戒严任务。军党 要决定由我和副政委田瑞昌带领XX、XX旅共X千多名官兵,立即 行动,奔赴首都北京。
    我随即赶到XX(武汉)机场。当看到航空兵XX师、XX师的 主要运输机和大型客机紧急调运兵力,起飞时间提前再提前时, 我立刻意识到北京的形势严峻,情况紧急。
    下午5时30分,部队准时、安全到达指定位置。 (北京南苑机 场)。我乘坐上级调动的直升飞机从XX(南苑)机场出发,赶 至军区大院领受任务。
    6月3日 多云 今天,17时整,我奉命带领部队从南往北向天安门广场开 进。途中,由于歹徒混杂在不明真相的市民、学生当中,… 用砖块、瓦片、木棒和燃烧瓶殴打我们,致使部份官兵受伤,我也受了伤。
    面对这种状况,我立即提出要求:各级指挥员都要站在最主要的指挥位置,对群众的过激言行要克制和忍让,采取「打大雷不下雨点」的办法(即端枪上刺刀,对空鸣枪产生威情力量) 。我让鸣枪示警的战士站在队列正中央,以免误伤群众,部队呼喊着口号,奋勇向前开进,效果非常好,群众逐渐散开了。
    午夜1时25分,我们先头部队以排山倒海之势先期抵达天安门广场的南侧,我一边派人向指挥部报告,一边命令各旅立即收拢部队,准备参加清场。

    少尉排长朱志军,在其写的〈18个老兵与104个新兵》的文章中写到:

    6月3日下午4时15分,我们五连接受了向天安门开进的命令。 10分钟,全连122名官兵集结完毕,其中有104名是穿上军装刚43天的新兵。
    20时50分,五连作为先头连,在南苑机场和大红门受阻后,被迫迂回到达南三环中路马家堡十字路口,受到上万名群众和大学生阻拦,车队被围得水泄不通,就在这时,接到上级命令:「不惜一切代价,爬也要在清场之前爬到天安门广场。」我们的口号是:人在枪在,铁板一块。全连以六路纵队并排向前推进。干部站在队列最前头,骨干老兵站在队列两侧,形成「外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街开人群,顽强抵进。 18华里的路上通过11道路障,6道火墙。 6月4日1时25分,终于首批到达了北京的心脏一天安门广场。

    中校干事赵晓强,在他所写的〈我所经历的开进与清场》一文中 写到:

    6月4日凌晨,我作为上级机关派往某戒严部队(空15军)工作组成员,跟随该部指挥所带第二梯队乘车沿南苑路向天安门开进。首先把部队调整为长形方队,前排和两侧均打开枪刺形成威摄力量,鸣枪示警任务由干部和部份班长实施,并编排在队伍中间,鸣枪时就不能向前平射和左右斜射,行进中跟紧靠严,钢盔连在一起如同一层钢板覆盖在头顶,有效地减少损伤。部队就 这样浴血拼搏,冲破11道火墙设置的障碍,进入前门大街到达了广场。
    左副军长指定旅长武运平为戒严部队现场指挥员,直接同清场指挥部联系。这时大约4时多一点,广场上的灯一下都媳灭 了。这是部队开始调动的信号,大会堂里的官兵迅速涌出开向指 定位置。广场里的一些人见灯一灭,慌慌张张地往场外跑,帐蓬里的学生都往人民英雄纪念碑四周集中。我随部队喊看口号到达广场东南角,首先把这一地段的学生和群众驱赶出去,从正阳门 至毛主席纪念堂一线以东都由我们这支部队负责警戒,只许出不许进。大约4时半,广场上华灯齐明,这是部队开始清场的信号。在此之前,从广场东南角方向开来四辆军用卡车,从车上下来二、三百名防暴警察,头戴防护面具,左手持透明玻璃钢盾牌,右手拿电警棍,整队从纪念堂西侧向广场跑去,配合解放军清场。
    我想看看清场全过程,就站到身后一辆武警的大卡车上, 正好居高临下往北看清广场的活动。只见那队防暴警察到金水桥前和戒严部队(38军)汇合形成一道人墙,从北向南推进,队 伍后紧跟着装甲车。武警和军队把散落在广场和留在帐蓬里的学生和群众往南轰赶,不愿意离开的,边说服边强拉硬找,有的还不客气地用棍棒摘几下,用枪托子跨效几下,采取一切强硬措施进行驱赶,但没有在广场内开枪。只是清场前纪念碑附近响过一阵枪声,后来才知道是某军(38军)侦察营端「高自联」指挥部用枪打广播喇叭。部队边向南推进边拆帐蓬。我亲眼看见一辆装甲车经过国旗杆西侧一片停放的自行车时,从中间碍压了一越, 压得自行车圈乱端。女神周围的人民群众经劝说和强行驱赶,很快散去。一支部队冲上去将女神像推倒,一股白烟,女神像头朝北倒塌了,一辆装甲车轰叫着从上面轨过。装甲车队随着部队南 移。纪念碑四周的学生排成十几路,打着校旗和各种横幅标语, 两侧由一些臂挽臂的学生护卫着,唱着、喊着反动口号: 「打倒XXX(邓小平)!」「打倒XX(李鹏)!」我们警戒的地段正是学生和群众退场的唯一出口和通道,学生队伍就在我们眼前通过。当后边清场的防暴警察为驱赶赖在广场不愿意离去的几伙学和群众施放催泪弹时,纪念碑四周的学生也加快了撤离速度, 有的慌不择路,从西南角往场外猛跑。从我们面前经过的学生和 群众队伍形成一股庞杂的人流,向前门东大街、前门大街排泄。这时四路装甲车队紧跟撤离的学生和群众队伍,轰轰隆隆地开到 我们面前,我们鼓掌欢迎,装甲车里的官兵们打开上盖向我们招 手。两军会师,表明清场结束,我看一下表正好是5时27分。作为南线第二梯队的是从南京军区调来的12军的一支部队。
    6月3日深夜,奉中央军委急令,驻江苏徐州的12军31师副 政委戴长友率该师。 「红军团」近千人,被空运到北京南苑机场, 随之紧追15军的挺进路线,于6月4日晨到达前门一带担负或严 任务。

    北线24军直奔德胜门
    24集团军大校副军长刘书明、少将副政委张传苗在题为〈奔向德 胜门》的文章中写道:

    这次直奔德胜门。这是6月3日傍晚。
    从沙河机场出发不久,就在清河镇受阻。从马甸桥到清河 镇,隔离构、公共汽车和卡车横在路上,人群挤挤插插的,黑压 压、乱糟精。没头没尾,一辆辆军车就像大海中飘摇的小舟。 「走!」
    集团军车队脱离前面车队,后退20华里,拐上一条小路。天黑,路不平,环境也不熟,最难的是沿途村镇人很多,几乎每条路口都有人站岗,拿着对讲机,一发现部队车队立即呼叫堵截。我们摘下钢盔,脱下军装,换个车牌,拉大距离,加大速 度,闭灯驾驶,单车突进。待对方发觉不对头时,车已经呼啸而 去。
    24时零5分,我们到达指定位置。天亮前后,几个团陆续到达马甸桥、双北桥、安贞桥、和平街北口等指定地域。
    戒严指挥部指示,德胜门必须到位!德胜门不到位,其他全部到位也不算你到位!
    全世界都知道中国有个天安门,不知道有多少中国人知道北京有个德胜门。对于我们两个人,「德胜门」三个字是奉命进京戒严后才储进大脑皮层的。它是控制北京北部地区的重要道口, 是我们集团军奉命到达的重要目标。据说,历代军队出征走的是 安定门,凯旋归来走的就是德胜门。
    上级指示:可以对空鸣枪。我们立即下令:对空鸣枪,驱散人群,分别突进。
    9时24分,两个团终于到达德胜门。

    东北线40军定位东直门 40军少将军长吴家民在〈再度京华》一文中说:

    部队从3日下午15时35分接到命令开动,一直到19时30分, 将近4个小时失去联系。
    在这之前,我们按军区前指的命令,组织先头团和主力部队 分三路开进。
    部队开进全部避开大道,迂回选择隐蔽的乡镇小路。可一上 大路,沿途过往车辆上的人,周围住宅区和大企业的人,一下子 就聚起几万人,3路部队全部被阻。
    等到19时30分,电话来了,是作训处长刘新力从前面打来的,说先头部队被中间隔断,其中一个营被围在距东直门桥60米处,基本到位,其余部队被围在东坝河东侧京顺路和东侧机场路上,形势非常严峻。
    6月3日23时10分,有个穿便衣的人说什么也要见我,说有 重要指示传达。我见了他,他掏出工作证,是某领导机关的副部长,来传达上级首长指示,命令部队当晚一定要到达指定位置。必要时可以果断处置。他刚传达完,军区前指也来指示,通报了万寿路戒严部队鸣枪示警驱散人群、迅速开进的情况。这使我意识到事态已经相当严重,显然不对空鸣枪部队很难突围开进,于是我们决定:第一,坚决执行上级首长命令,采取对空鸣枪驱散围阻人群的坚决指施,组织部队突围,保证在4日4时全部到位;第二,使用已到达指定位置的部队,担负接应主要被围部队的任务;第三,由集团军参谋长杨福臣、政治部副主任籍显文组织部队突围行动;第四,对空鸣枪前要首先使用宣传车进行宣传,向群众讲明利害。天亮前一定要到达东直门和东四十条立交 桥;对空鸣枪时要注意一定不能误伤群众和自己。
    他在行动前的动员大会上说:「我活了50多岁,第一次指挥这样的军事行动。军令如山,不过,我求求你们,进城的时候,无论遇到什么情况,请把你们的枪口拍高一寸。」从而保证了全军没有开枪杀害一名群众。

    西南线54军向广场挺进
    54军副政委少将张茎,写了〈血染的征程》一文,现节录其中的 一些重要情节如下:

    6月3日15时10分,我奉命率部队从大兴县东南集结地出发,于19时48分到达丰台区六里桥一带预定戒严区域。 21时50分,上级命令我部徒步迅速向天安门广场开进。我与师长钟声 琴大校和政委王玉发上校一起,立即率部沿六里桥、广安门、菜 市口、虎坊桥、南新华街向天安门广场挺进。走在前面担任前卫的是「叶挺独立团」,在几十年的革命战争中,享有「铁军」的 美名。紧跟其后的是另一支「红军团」,该团曾在反「围剿」中 「齐声唤,前方捉了张辉瓒」。部队成6路纵队,军容严肃,疾速开进。
    22时半,行至广安门铁路与公路交叉口时,一列火车停在 路口中间拦住道路,我和战士们一起从火车下面肥了过去。一过火车道,部队就遭到砖头砸、木棍打,当即打倒几十名官兵,我 背上也接了几砖头。这时部队队形有些散乱,前进受阻。我立即 命令:调整队形,收拢队伍,继续开进。
    队伍行至广安门护城河。这里道路狭窄,聚集上万群众设 置了第二道防线,砖头、石块像冰雹似的砸来,不少官兵被鲜血直流。走在前面的前卫团被砸伤50多人,战士们实在整不住了,跪在团长徐乃飞和政委跟前,要求发子弹。团长和政委 是含着泪把战士一个个扶起来,坚定地说:「执行命令,不准开枪!」
    部队行至南新华街时,遭到了更为猛烈的袭击,也许这里接近广场了,上万群众用几十辆汽车、隔离栅栏设置了密集的路 障。钟声琴大校在翻越时左腿关节被严重打伤,骨头外露。我已 赤着双脚在冰电似的石块、砖头袭击和人群的围堵下行进了10 公里,全身多处负伤。我命令部队:不惜一切代价,火速向天安门方向挺进快到和平门全聚德烤鸭店时,一大块石头飞来,砸在我的左小腿上(后来才知道左小腿腓骨粉碎性骨折),剧烈的疼痛使我放慢了速度,掉在队伍的后面。在跨越隔离栅栏时,由 于左腿被砸坏,扑倒在地,疼得不能动弹。这时,一伙人蜂拥而 上,冲散我身边仅有的两名警卫员,围着我又踢又躁。我悦憾听 到一个妇女在说:「别打了,别打了,人都快不行了,快送医院 吧!」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后来我知道,冒着生命危险把我从暴徒中救出来,并措着 我送到急救中心的那位女同志叫马占琴,是北京市金龙服装厂的 工人。她还费了不少周折,打听到了我住的医院。当她来医院看 望我时,我们的手握在一起,都禁不住滑然泪下,半天讲不出话 来… 我真不知怎样感谢这位素不相识的女同志,感激北京人民!
    我脱离生命危险后,部队的同志到医院告诉我,6月4日凌时19分,我们部队以亡一人,重伤246人・轻伤1千5百人・失踪150人(后找回)的沉重代价,未放一枪一弹,到达天安门广场西南侧集结地域。到位后,与兄弟部队一起,胜利地完成了对天安门广场的清场任务。

  8. ICAC什么时候废除啊?美国之音最近怎样回事,请垃圾嘉宾,民进党假公平正义,跟着翩翩起舞。感觉现在有点堕落了,为反共而反共。马上快走上台湾的“媒体为政治服务”的道路了。

  9. 美国又来搅浑水了!看到中国反腐有所起色,它们觉得如果中国一切走上正轨就更不好被美国玩耍了!所以美国的屁股一样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