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業-中原大學法學院徐偉群副教授 2013 12 19 服貿公聽會(第十三場)



J大類─資訊及通訊傳播業
M大類─專業、科學及技術服務業

資料來源:中華民國統計資訊網

source

Facebook 留言
府城通訊社

1 thought on “廣告業-中原大學法學院徐偉群副教授 2013 12 19 服貿公聽會(第十三場)

  1. 徐偉群副教授:

    主席、各位委員。我認為前一位發言者有講到重點。廣告業與郵寄名單編輯服務業都是屬於這次服貿裡面不對等的開放項目,也就是說,台灣對於中國在這兩個項目上無論是模式(1)到模式(3)都是沒有設限的,模式四關於自然人的移動也是最大化的開放;但是相對地,中國對於台灣卻是完全不開放。

    為什麼中國對台灣不讓這兩項事業進入中國?難道是因為怕台灣的競爭?如果是商業考量,台灣根本沒有幾家郵寄名單的事業,根本構不成對中國的威脅,有什麼好不開放的?台灣的廣告商也是一樣,有哪一家能夠對中國的廣告業構成威脅?

    所以只要想一想就知道,因為這兩項營業是涉及資訊的流通,一方面是資訊的傳播,另一方面是資訊的取得,所涉及的不僅僅是經濟問題,更是透過這兩種商業行為會產生社會控制的問題。當然,對集權的中國當局來說,這個所謂社會控制的問題實際上就是社會失控的問題,簡單的講,中國不開放廣告業及郵寄名單編輯服務業是因為他們都是屬於敏感產業。中國是這樣看問題,那麼台灣呢?

    服貿把廣告業與郵寄名單編輯服務業列為台灣對中國單向開放的產業,對台灣只有失,沒有得,而且失掉的不僅僅是經濟,更是民主、自由及人權。詳細的理由如下:

    第一,廣告是所有媒體主要的獲益來源。雖然此次服貿沒有把電視與廣播廣告置入,不過除此之外,全部的廣告業統統開放。因此,在沒有任何限制的情況之下,中資透過入主廣告業,進而影響、控制台灣媒體資訊的呈現,甚至大樓廣告、公車廣告、捷運廣告資訊的呈現,是一定會發生的事情。

    第二,廣告業所承載與傳遞的訊息並不一定都是商業訊息,也非常可能是政治性言論。最近中國建設銀行「島內」廣告事件,就是服貿通過前的一次小小展示。

    第三,台灣對於廣告言論「內容」的管制在言論自由的憲法保障下,是極為有限的。正因為如此,容許中國資金控制廣告業而不設限,等於讓台灣的言論市場陷入中資控制的風險。

    第四,廣告業的開放並沒有增加產業西進的機會,也沒有增加國內就業。事實上,就算中國真的開放了廣告業,中國仍然是一個對言論「內容」進行高密度管制的集權國家,仍然會透過市場誘因,讓中國的國家力穿透台灣的私人企業,影響台灣人的言論自由。誠品書店等書局自我審查、拒絕特定作家作品上架,就是一個明顯的教訓。

    第五,至於郵寄名單編輯服務業開放中資入主,不但同樣對國內產業無助,更是讓中資直接取得國人隱私資訊並得以任意運用,對國人產生直接威脅。主管機關拿台灣有個資法做為不用害怕開放的理由,明顯是愚民的做法,因為任何人都知道,台灣政府根本沒有能力、甚至也可能沒有意願阻止中資對於國人隱私資訊的濫用。中國並不讓台灣這麼做,台灣到底有什麼理由讓中國這麼做?

    最後,即使在民主國家的內部,我們也都知道,任何一種集中的資本力量控制廣告等等資訊通路,對民主人權都可能構成威脅,更何況這個集中的資本力量是來自於一個有政治控制意圖的非民主國家。

    前面的發言者提到,台灣有創意的優勢,不過不要忘記了,創意是可以被控制的,創意是可以被資本控制的。中國在服貿、貨貿之後還有一個文化協議等在那裡,所以中國要對台灣言論市場進行政治控制,已經是陽謀,馬政府不能假裝無知,我們也不能假裝無知。

    台灣對於中國開放廣告業及郵寄名單編輯服務業沒有得,只有失,而且這不是自由貿易的問題,明顯的是一個開放社會應該如何因應民主的敵人利用自由權的保護傘,進行反民主活動的問題,也是做為一個民主國家要如何善用籌碼,進行民主反攻的戰略問題。

    我在此明確主張,廣告與郵寄名單編輯服務業應該自服貿協議項目表中刪除。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